新闻.奇闻.中国 www.QiWen.Cn

奇闻网(QiWen.Cn)旗下系列站点,奇闻趣事尽在奇闻中国

  • 社会奇闻
  • 不解之迷
  • 自然奥秘
  • 天下奇人
  • 彩票趣闻
  • 腐败贪官
  • 鬼故事篇
  • 恐怖长篇
  • 故事连载
  • 灵异事件
  • 史海钩沉
  • 考古发现
  • 骗术解秘
  • 谍海风云
  • 两性趣闻
  • 网络人生
  • 解梦圆梦
  • 目击实录
  • 科学之谜
  • 科技发明
  • 飞碟探索
  • 天灾人祸
  • 听评书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首页 >> 鬼神传奇 >> 短篇故事 >> 新闻正文 【手机请访问qiwen.cn】

    算命 评书 连环画 郭德纲 恐怖悬疑 艾宝良专辑 有声文学 科幻小说 侦探故事 希区柯克 幽默笑话 单田芳

    窗外的女子(韩国) 上

    发布时间:2006-7-15 20:56:38 阅读:


    窗外的女子(1)

      “喂!这个书柜放在这儿!”仁锡对我和承俊说。我和承俊抬着书柜放在了他指的地方。

      三天前,我的高中同学仁锡打电话给我,让我和承俊帮他搬家。

      仁锡从以前的公司辞职以后,自己开了一家公司。他刚租了一间房间,作为他的办公室。在韩国,人们称这样的办公室为“宾馆办公室”,因为这里不仅能作为工作的场所,而且还是他生活起居的家。这几天他忙着搬家和整理东西,自然不忘记叫上我们这帮老朋友帮忙。

      整整忙碌了三个小时,我们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新房。仁锡点了炸酱面,我们气喘吁吁地坐下休息。

      这间宾馆办公室非常现代,也很干净。特别是明亮的落地窗,让人觉得心情舒畅。不过奇怪的是,站在九楼,从窗户里望出去,远出山的形状却显得有些异常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。

      这时,仁锡说道:“这一带的房子价格非常贵,我真没想到自己那么幸运能租到这么便宜的宾馆办公室。”

      “对了,你到底打算做什么生意啊?最近经济这么不景气,你居然还辞职,果然够大胆。”我笑着说。

      “小子,乱世成英雄啊。”仁锡得意地说:“这样的经济环境下,在人家的手下打工的日子可不是一般的悲惨。但是只要你动动脑筋,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事情,成功也是轻而易举。”

      承俊听了仁锡的话,接道:“你脑子不好使了吧?现在找工作那么难,你看我和一翰都找不到工作,我看你真是吃饱了撑的!”

      “呵呵,反正我现在还在研究这个问题,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们。”仁锡回答道。

      说话间,送外卖的人来了,我们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
      我第一个吃完了面,就开始帮仁锡整理东西。因为我非常好奇,仁锡的决定究竟是什么,所以趁他不注意,我偷偷翻着他的行李。

      这时,我在一个大箱子的底部翻到一些杂志。我把那些杂志都拿了出来,打算看个清楚。可我一看到那些杂志的封面就吓了一大跳,只见上面都是一些人的残肢和可怕的尸体。我又将目光移到杂志的题目上,只见用血红的大字写着:“Worldmostscarypictures”(世上最恐怖的照片)。

      我非常的好奇,正打算翻开仔细看时,仁锡突然走了过来,生气地一把夺过我手上的书。

      “你怎么随便翻我的东西!”他看上去非常不满。

      我没想到他的反映那么强烈,顿时感到非常尴尬。仁锡把杂志又重新放回到箱子里。

      “让我们看一下啊,那是什么书啊。”承俊在一旁说道。

      可是仁锡没有理会他,走到一旁继续吃面。我和承俊觉得很不自在,就不再作声,又开始整理起来。

      傍晚,房间终于都整理好了,我和承俊便起身离开。仁锡送我们到门口,似乎为他刚才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,对我们说道:“今天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,改天我请你们一起喝酒。有些事情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们的,今天的事情你们不要放在心上,我有自己的原因,不太方便现在告诉你们。”

      我和承俊理解地点了点头,对他说:“知道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      正当我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,仁锡突然在我们背后大声说道:“喂,你们快听!”

      我承俊停下了脚步,张大耳朵听了听,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      我耸了耸肩:“怎么了,有什么声音吗?”

      仁锡跑到房间的客厅,听了一会,招手对我们说道:“你们快过来,来这儿听听。”

      我和承俊疑惑地又返回到房间里,三个人站在客厅里仔细聆听。果然,我听到有非常细微的声音传入耳朵,似乎是有人在隐隐地哭泣!

      窗外的女子(2)

      听着这个声音,我全身爬起了鸡皮疙瘩,甚至连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      这时候,承俊满脸疑惑地看着我:“有声音吗?我怎么听不到?”

      仁锡回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在门口我听到了,但是现在声音太小了,似乎是有人在哭,不知道是猫在叫,还是人在哭。反正挺奇怪的。”

      我点了点头:“恩,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声音。”

      仁锡接过我的话说道:“这是新建的公寓,还没多少人搬进来。哎,算了,别管了。”

      于是,我和承俊和仁锡告别,离开了。

      “你刚才到底听到什么声音啊?”承俊又一次好奇地问我。

      “你没听到吗?我感觉那个声音就在仁锡的房间里,真的挺奇怪的。”我说。

      这时,汽车来了,我们便上了车,很快忘记了这件事,谁也没有想到,那个声音将会是那么恐怖的故事的开始。

      两个星期以后,仁锡又打电话给我,说是为了感谢我们的帮忙,请我们喝酒。

      我到了酒吧,发现承俊已经到了。我正和他聊天的时候,仁锡也赶来了。

      仁锡一见到我们,就坐了下来,闷生不响地开始喝起了啤酒。

      承俊问仁锡说:“小子,你的秘密生意做得如何了?”

      仁锡没有回答承俊,而是转过头问我说道:“一翰,上次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听到的,是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,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微弱拉,不过听你这么一说,好象挺象女人哭泣的声音。”我回答道:“怎么拉?邻居家的女人每天在隔壁勾引你吗?哈哈。”

      仁锡又喝干了一杯啤酒,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我的办公室隔壁,一家人都没有,还是空着的。只有我不了解这座建筑的情况,急急忙忙搬了进来。我已经三天没去那住了。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住在那里。”

     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为什么不敢回去?”承俊问道。

      仁锡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搬家的第二天晚上,我终于把东西全部整理完毕,准备开始工作。我在窗附近放了桌子和床。坐在桌子前面的时候,往左看可以看到外面不那么好看的风景。而且可以随时打开窗户抽烟,十分方便。所以,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坐在桌子前面,打开电脑开始工作。因为一家邻居也没有,所以非常安静。尤其是晚上,隔壁新建公寓的建筑工人都下班了,安静地出奇。所以我打开收音机,想一边听广播,一边工作。没想到收音机不知道是不是在搬家的时候摔到了,放不出声音。我没办法,只好继续专心工作,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多。这时,一翰你们曾经听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这一次我听得非常清楚。附近都没有人家,我觉得非常害怕,就在那时,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!”

      窗外的女子(3)

      仁锡喝了一口啤酒,继续说到:

      “这么晚,会是谁呢。我心里一边想着,一边看了看猫眼。可是门外的走廊上并没有人!我心里很奇怪,就打开了门。可是门口还是没有人。我左右扫视了一下,却只看到昏暗的走廊灯和和寂寞的走廊。

      大概是我听错了吧,房子太安静了。我心里想着又开始投入工作。可是,过了几分钟,家里的门又响了起来。我的心开始提了起来,我大声地喊道,是谁啊?一边走到门口看了看猫眼,外面还是没有人。

      到底是谁在跟我恶作剧。我非常生气,一把打开了门。可是,走廊上依旧空空如也。我既害怕又生气,跑出门来到电梯旁,依旧没有人,而且电梯显示停在一楼。我又走到楼梯处,可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。我对着楼下喊道:‘有人在吗?’可是我只听到我自己的回声:‘有人在吗?有人在吗?有人在吗?……”

      没办法,我只能再回到房间。可是,走在走廊上,我却似乎感觉到旁边有人的呼吸,于是,我大步走回房间,用力地关上门,坐回了桌子前面,大口地喘着气。这时,我的目光落到了键盘上,莫非刚才的敲门声是我击打键盘的声音,全是我的幻想?

      可是,就在我刚刚想通的那一刹那,我又听到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!这一次,我真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。我不敢再去门口,呆坐在桌子上,心里希望那时我的幻觉。果然,敲门声停止了。可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那要命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!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,歇斯底里地大叫道:‘到底是谁啊!’可是门外依旧没有回答。我从桌子下面操起一个空啤酒瓶,又一次走到门口,对着猫眼朝外看,没有人!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,正当我要做出决定时,我手中的啤酒瓶差点跌落到地上,我这才意识到,自己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。我再一次打开了门,还是一样的结果,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。‘明天我一定要去物业管理处,跟他们反映这件事。’我心里想。

      我又返回到房间,我无法再安心工作,也睡不着,只好坐在桌子前面发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感到左边耳朵里有痒痒的感觉,似乎是有人的视线射到了我的耳朵里。我一边抬起手抓着耳朵,一边转头看向左边。

      天啊!!我居然看到一张女人的脸,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的脸!桌上台灯的反光照到她的脸上,透出幽幽的蓝。她一动不动地盯着我,就象是一只饿了许久的肉食动物看到了他的猎物!她究竟有什么莫大的怨恨要如此注视我!我突然想到我的办公室在九楼,顿时无法呼吸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     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早上十点,我已经不知道昨天的事是噩梦还是现实。我的心情非常乱,便出门找先辈一起喝酒,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。

      回到家,我已经喝醉了,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到了床上睡着了。我在睡梦中隐约听到人的哭声,那声音越来越大,甚至把我吵醒了。我的酒醒了一大半,内心非常害怕,抱起枕头闷在头上。慢慢地,声音小了下去。过了一会,我觉得口很渴,便走到冰箱旁边拿出一瓶水,一边喝水,一边把头转向窗外。我刚喝进嘴里的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,我又看了那张女人的脸!昨天不是我做的噩梦!”

    窗外的女子(4)

      仁锡停了下来,又大口喝了一杯啤酒,擦了擦嘴,颤抖着身子。

      承俊不满地说:“你这小子,在胡说什么呢?是不是不想告诉我们你做的秘密生意,随便找个借口来敷衍我们?再说,这么烂的鬼故事,太没意思了。”

      仁锡对承俊没有什么反映,喃喃自语道:“没错,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鬼故事。可是问题是,现在我成了这个故事的主角。”

      仁锡的话让我想起了我一个小学同学的故事,于是我跟他们说了起来:

      “我小学生的时候,和一个隔壁邻居关系非常要好。他的领导能力很强,身体也很强壮,在班里非常受欢迎。有一天,我们住的公寓发生了一件女人跳楼自杀的事故。这件事故发生以后,他不再来学校上课。于是,班主任去了一趟他的家,可是回来以后什么都没告诉我们。再后来,他的家搬家了,他也转学去了别的学校。我觉得非常不解,因为我们是那么亲密的朋友,但是他却什么理由都没有告诉我就突然搬走了。

      直到我上了高中,我才再一次碰到他。那一年,期末考试结束以后,我和同学一起去看电影,意外地在电影院里碰到了他。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有些陌生。可是他却非常热情地抱了抱我,似乎又让我回到了小学那会,似乎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。

      “好久不见,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他开心地说。

      “可是我是和同学一起来看电影的。”我心里有些不太愿意。

      但是他继续邀请我一起去吃饭,我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和他一起来到附近一家餐厅。

      在餐厅,他点了一瓶烧酒,便喝了起来。

      我们还是高中生,他居然喝烧酒,我心里想。

     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对我笑了笑说道:“你应该要了解我,我喝酒的习惯已经好多年了。”

      我尴尬到笑了笑,问他道:“当年你为什么突然转学了?我当时既奇怪,又对你很失望。居然连最好的朋友也没告诉就不辞而别。”

      他一边喝着一边打开了话匣子:

      “你应该还记得当年,我们住的公寓有一个女人跳楼自杀的事吧?那天,我正在房间里看书,看得太久了眼睛有些疼,突然听到楼上一个女人的尖叫。我循声向窗外望去,突然看到一个女人从窗户外掉落下来,直直地看着我。她的眼光

    此新闻共有31 2 3

    向您的朋友分享本文章 或这里闲聊群号 433677925 奇闻中国有声读物资源

    更多


    相关新闻

    精选视频推荐

    图片推荐

    最新奇闻

    热点奇闻

    推荐奇闻

    www.QiWen.Cn 鄂ICP备05001305号